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继续访问电脑版
四川耍耍网 首页 体育 查看内容

曝足协曾因职业联盟筹办不利遭批 苟仲文力推改革

2019-10-17 15:08| 发布者: 左二爷| 查看: 156| 评论: 0|来自: 成都楼凤

摘要: 职业联盟成立  来源: 欧洲金靴 贝克足球  昨日上午,在中国足协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新任足协秘书长刘奕确认中超职业联盟必将在今年年底挂牌成立,且中国足协在未来的职业联盟中将不持有任何股份。  与此同时 ...
职业联盟成立职业联盟成立

  来源: 欧洲金靴 贝克足球 

  昨日上午,在中国足协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新任足协秘书长刘奕确认中超职业联盟必将在今年年底挂牌成立,且中国足协在未来的职业联盟中将不持有任何股份。

  与此同时,职业联盟成立筹备组的主要成员、广州富力俱乐部副董事长黄盛华表示:联盟将欢迎社会各界优秀人才加入其中……

  其实早在几乎三年半前、2016年的2月中旬,足协的相关负责人就曾板上钉钉地对外披露“职业联盟将于今年底挂牌”,然而之后由于某些势力的阻挠一直未能成行。

  在今年8月足协换届之前,上港集团党委书记陈戌源(中国足协现任主席)和富力地产集团董事长张力是职业联盟筹备组的双组长。而在陈戌源担任足协主席后,张力则继续担任组长。

  昨天,筹备组也推选了副董事长黄盛华,以及参与具体工作的山东鲁能俱乐部总经理孙华、河南建业俱乐部董事杨楠、大连一方俱乐部董事长张霖等业界精英,成立了正式的筹备工作组。

  据悉,职业联盟筹备组已于昨天1下午正式进驻中超公司,为联盟成立进行前期规划摸底。

  刘奕还在会上确认:未来职业联盟只有主席人选产生过程足协会参与监督,而剩下的人选都由联盟自主产生。而职业联盟除了涉及联赛总体发展的重大事务外,有关联赛的经营管理,裁判,仲裁等问题,都将交由联盟自行管理。

  从昨天上午传来消息之后,国内舆坛一片欢腾、共贺足球界实现了“管办分离”。但是根据笔者的观察,实际情况远没有那么简单。

  其实最早提出要构建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并非中国足协,而是来自于上层分管体育的改革力量。而在接到政令指导的强制性意见后,中国足协在2016年下半年也不得不加快了联盟的筹备节奏。

  直到2016年底、元旦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足协还在召集中超/中甲/中乙各俱乐部负责人,协商联盟章程的有关细节,意图争取在2017年3月注册成功。

  但是当时由于在与俱乐部沟通中,足协方面始终坚持要对职业联盟进行“督管”,要求在联盟主席等实权职务上,拥有直接的人事任免权,这显然与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中国足协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精神违背。

  当时,尽管各俱乐部对足协方面不断做出让步,但双方仍无法达成一致,这便严重影响了筹备工作的进展,以至于迟迟无法按照规定完成注册。

  为此中央深改小组也对中国足协提出了意见。2017年1月,刚刚新官上任三个月的、今天在中国舆论场颇为“黑化”的国家体育总局苟仲文,对包括张剑在内的足协相关高层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苟局长认为,足协应该放手、让俱乐部成为职业联盟的主体,不该插手俱乐部事务,这是“与改革精神不符”的。并要求足协务必尽快成立职业联盟,具体时间为2017年1月必须完成职业联盟的章程修订,随后进入注册程序,要求必须在3月挂牌。

  可以说,体育总局以苟仲文为首的改革派,在当时给足协领导的这份时间表是硬性的。总局方面还表示,联盟主席不能由足协任命。

  开眼大环境来看,以苟局长为代表的2016年10月上任的体育总局新班子,其与今年8月以陈戌源为代表的、新上任的中国足协新班子,两路人马的政治力量源头——即携带的“尚方宝剑”,是一致的。

  因而,这两路新军的施政方略也是高度一致的,即深化改革、与旧势力相切割。

  放眼2017年1月由总局主导的中超中甲U23政策、2017年7月在乒乓球方面的撤刘撤孔风波、2017年底越过足协支持里皮组建的“大国家队”计划——其兵锋所指,不言自明,就是中国足协内部、与乒乓球界势力掺杂的保守派力量。

  这股保守派力量,严重阻碍了《改革方案》精神的落地推进。

  只不过,这些体育总局领导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动作,最终在2018年遗憾遭遇了失败:U23政策在2018年1月的U23亚洲杯和7月的雅加达亚运会遭到打击,马达洛尼挂帅的失利也让体育总局推崇的“里皮大国家队”计划破产。

  推荐阅读:寻寻觅觅又兜兜转转,二进宫的里皮,其背后是谁的尴尬?

  于是,在2018年下半年,体育总局的一系列政策不得不让位于中国足协的U25军事集中营(统帅为足协钦点的沈祥福),“大总管”里皮也被削权,同时被告知不会续约。

  应当看到,在国务院出台的足球改革方案中,中国足协和职业联盟是平行的两个独立法人,足协作为一个法人社团单位去帮助另外一个法人社团单位起草章程,这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无论是公司章程还是社团章程,其核心都是要保护和维护股东或会员的利益。而在2016年整个年度的讨论期间出现的中国足协版联盟章程,竟然出现了“主张和保护中国足协权利、限制俱乐部权利”的奇葩条款。

  有俱乐部负责人认为,足协在起草联盟章程的时候,完全存在把自身利益植入职业联盟章程中的可能性——这也是在当时惹怒苟仲文等新就任的总局改革派的原因之一。

  根据国务院和体育总局的改革精神,职业联盟的发起人是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而不是中国足协。由足协越俎代庖地起草章程,是与《中国足球改革和发展总体方案》第10条“充分发挥职业俱乐部在职业联赛中的主体地位和重要作用”的条例精神,严重相悖。

  “其实说到底,总局就一个原则,‘足协与总局脱钩,联赛与足协脱管’。这份想法是很正确的”一位俱乐部人士2017年1月曾对外如是说,“但显然,现在足协不是这么做的,他们还不想放权”

  但是这一切,随着2019年8月第十一届全国足球代表大会的胜利召开、以及陈戌源等新锐改革势力的上台,而得到改变。

  旧势力与旧制度的瓦解,标志着新局面的诞生。

  当然,改革进入深水区,触动的既得利益越来越多,阻力也越来越大。正如当下的职业联盟筹备,足协依然保留了“一票否决权”……

  过往,在苟仲文班子上台之前,足球界某些身居高位、布控施政的官员,可能真的是心里只记得‘他’曾经说过的那三个梦想:中国打进世界杯,中国举办世界杯,中国夺得世界杯……

  于是这几年来,中国足协疯狂地陷入了急功近利、形式主义、本本主义的怪圈。

  这种乱象,苟仲文也在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直面公众,做出了公开批评——而批评对象,一目了然。

  太多人其实完全忽略了‘他’在2017年6月会见FIFA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时,曾发表的讲话:

建设体育大国和体育强国,是中国人民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发展足球运动,给予有力的、持续性的支持。中国现代足球普及程度和竞技水平与足球强国相比差距还很大。足球运动的真谛不仅在于竞技,更在于增强人民体质,培养人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顽强拼搏的精神。

  这段高屋建瓴的话语,其实才是真正贴合2015年2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上审议通过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精神,也是足球这项运动最基本的规律——普及在先,成绩在后。

  有了普及自然会有成绩,但只追求成绩则不一定帮助普及。想进世界杯,2002年我们就进过,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

  我们看到的是,我们的足球职能部门近些年来究竟有没有认真地去理解中央的改革指示?就以归化无血缘外援的政策为例,先不论对错与否、符合人伦纲常与否,但它在事实上对人民群众、对广大球迷造成了情感伤害、群体割裂、立场分化,乃至对国内职业足球的联赛运营秩序和竞技公平造成了破坏,从而形成了严重的地域矛盾、省市对立,以至于当前国人竟对一支国家体育代表队产生了信仰动摇、自我怀疑。

  推荐阅读:专题 | 归化球员政策的思考:‘造不如买,买不如租’思维对中国足球之戕害

  经济层面的铺张浪费和一些蝇营狗苟笔者这里不谈,就谈他在上述演讲中提到的“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试问无血缘归化政策,对这两项国民基本政治素养,起到了加强作用还是拖后作用呢?

  更不要提“顽强拼搏的精神”了,足球乃至各行各业需要的都是愚公移山的精神,而不是撒大钱、挣快钱的一蹴而就。

  本赛季德甲联赛,东德俱乐部柏林联合队的遗照看台,感动了全世界的球迷,这种“家祭无忘告乃翁”的信念才是搞好足球的唯一正途。

  好在,陈戌源主席已在就任后明确地对归化政策做出了通告:“不会人数过多,不会长此以往”——这也是对先前布政的强势纠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站公告
网站活动
网站站务
服务支持
社区求助
建议分享
资源分享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